资讯  国内  国际   图看天下  教育  教育动态  高考   旅游  民族风情   旅游景点  健康  快讯  美容  心理   房产  楼盘  
土特产  求职  招聘   名企   汽车  修理     财经 要闻 金融  基金         文学 小说 诗歌  人生    奇闻 评论 博客  公告
   资讯中心: 国际  | 国内  | 贵阳  | 遵义  | 安顺  |  黔西南六盘水  |  黔南  |  黔东南
  你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情感驿站 > 正文
 
镇远之念
来源:窗口     作者:l李萍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7日 09:54:21     
 

        

五月,只身去镇远,是不得已的事。原本与友相约,各自出发,领略镇远古城的静美。孰料我一路风尘,在火车上长舒了口气,手机信息提示,友人不能来。起初心生不悦,片刻归于平静。也就一路睡了个踏实,生怕错站,早起,收拾停当,于八点抵达镇远。

在镇远火车站前,有点慌乱。仅凭那个火车站,无法想象镇远的大。

天有点闷热,有点黏糊糊的。打车,去镇远古城。

在古城桥头下车,站在桥上,阳光刺眼,一江碧水,缓缓流着,不紧不慢。仰头,桥上侧的建筑临水而立,很旧,不高,挂满了红灯笼,有点干巴巴的红色。不过,远眺,甚美。

我像一只掉进河里的一尾鱼,张望间惶惶不安。

倒是惊诧,古城的牌坊修得颇为气派,不旧。只是,在牌坊前,看不出古城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倒像是一个仿古小镇。

水,绿绿地流着,迎着游客的心情,还有高悬的骄阳。

一些店铺主人,懒洋洋的,并不殷勤,我的目光也不殷勤,扫一眼,掉头而过。

桥栏杆的石板上,雕刻着古人的诗词,总有驻足赏读的人。

一个紧接一个的店铺,无需多言,就知道旅游业的发达。多彩贵州,多彩镇远,吸引了与我一样原道而去的人。

    天气晴好,一碗炒粉对付胃囊之后,和饭馆的老板娘聊了几句,改变计划,去金堡乡,想到苗寨看看,毕竟难得。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即去汽车站,买票,上车。

车有点破烂的感觉,感觉路况很差,十几座的小面包车,没有售票员,司机表情僵硬,有点像他手下的方向盘。

到点,出发。

车上有几个空座,打手机的乘客叽里呱啦的,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懂。倒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喘气声,与所有人都相似。我亦不例外,坐姿跟他们一样,只是目光满是好奇。

车出县城,起初还好,车很颠簸,那些修路工人告诉我,颠簸的缘由是修路。

车窗外,绿色占满了视觉。那些植物,蓬勃的生长,枝桠繁茂,一片的浓绿中,居然还有家乡8月份才开的大丽花。红色的花,花盘不大,茎秆细长,镶嵌在路旁的浓绿植物间,很是显眼。

还没有看够,车开始盘山,转来转去,蔓延的绿,让陌生一下有了亲近之感。

转来转去,视线渐渐平坦,一些插秧的人,在田里忙活。他们插秧的速度很快,我也是扫一眼,车嗖地就过去了。

看到稻田,看到烟叶田,金堡乡也就不远了。不到一个小时,金堡乡到了,所有人下车了,我是最后一个下的车。

其实,所有的乡镇最热闹的,就是集市那天。金堡也一样。在集市上溜达,店铺依次打开了,居然还有人在漱口。看看时间,已过十点,或许是加夜班,睡得晚。他们的悠闲令我的溜达有点迷惑,因为那些开店的,基本都是外地人,至于金宝乡的苗家妹子或是阿婆,我没有碰见。

我是冲着金堡是个苗乡去的,尽管千户苗寨名气很大,我却固执地认为,陌生的地方自有陌生的细微处,出名的景致也有不起眼的方面。所以,不管不顾人家的疑惑,径自前往。

我很是失望,就那“丫”字形的街道,末了,一端伸向寨子 ,一条通往县城。我抱着碰见一个苗寨的想法,一直向前走。

一只母鸡,领着六只小鸡,在公路左侧,跑几步,走几步。母鸡在右侧,小鸡仔一律向左。逆行的小鸡们,有母鸡领着,自然不怕。一只落下的小鸡,唧唧叫着,摇摇摆摆跑几步,停两步。其余的小鸡们只顾超前走着,母鸡却掉头咯咯几声,并没有停下。

小鸡在我的眼前追赶着,我追寻之后也左右张望。

一侧面山,一侧并不开阔。有所小学,附近还有几块水田,一些秧苗在水里扎根了,长得齐整。有几个水塘,大概是鱼塘,用拦网竖着,水面上漂着一层淡绿色的水生物。

我只能远望,不能近前。

走着看着望着,心里的失望愈加厉害。所有的乡村居然那般的相似,除了由于地域不同,生长的植物或是生活习性不同外,而乡村的模式那般相似,就是在这千里外的镇远金堡,劳作的方式那般的一致,低头,躬身,弯腰,就是揩汗的姿势,也是一模一样的。左手拄着锄头,抬眼四望,而后扬起右手臂,揩去额头的汗珠,用衣衫揩脸,就是蹲坐的姿势也如出一辙。靠墙,或者在地头,吸口旱烟,那一吞一吐的烟雾,短一口长一口,日子在苦累中渐次甜美。

田野是诗意,稻田与我们大西北的麦田一样,还是一行行一块块,像棋盘上的格子,方方正正,也像横七竖八的公路,总有一条小径通向家。吊脚楼还是板房,家的温暖是一样的。

我居然有了一些感动,公路左侧,一个背篓晃了一下,随即,整个背篓都跃入眼底。一位白发的老女人爬上来了,背篓里装着几个水泥袋,不多。看她穿汉服,疑心不是苗族,也就没有搭理。

继续走,一个全木结构的板屋,堵住了我的张望。屋角有一个不大的菜地,长着一些油菜,长势还算不错。一些旧衣衫搭在几根木棍上,不像是拆洗的,倒像扔掉的,一点也不齐整,有心搭没心搭,很是无奈地随手扔到木棍上一般,看着三心二意的。

一条软皮管子,与另外一条相接,水还是嘶嘶地冒着。一位苗族阿婆,弯腰,低头用塑料袋缠软皮管子。我清清嗓子,一声阿婆打断了她缠绕管子的动作。她先抬头看了我一眼,而后起身,双手来回拍拍土,一点也不惊慌地看了看我,随后笑笑。

我也认真打量。她的额头皱纹不多,估摸着六十岁左右。着海蓝色上衣,右大襟样式,右肋下一根带子松松地系着。一条黑色裤子,刚到脚踝处,一双塑料拖鞋,恰好托住裤脚。花发头顶偏左绾了一个发髻,用银簪子束着。挨着头皮的发丝皆白,其余的还算黑,发梢还有一绺是古铜色,只是刘海向后的二指宽的一道头发脱落,尽管有发髻,但那一道很明显,只有稀疏的几根发丝。我琢磨了一会,才知那里几乎没有发丝,是因为束了二指宽的发带。颈项吊着的布条上拴着3枚钥匙,布条已经发黄,看不出本色。

等我们彼此审视之后,我再打招呼,她也笑着说你好时,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感觉与她极不相称。还好,我们相互凑合着听懂彼此的话语。

她说话时习惯打手势,我也注意到了扬起的有手腕上的一枚银手镯。苗银很有名气的,苗族也崇尚银子,只是她戴的苗银没有丁点的光泽,怕是下地干活,沾染了污垢,时日一长,有点暗淡,氧化了吧。不管怎么说,这位苗族阿婆很健谈,也很阳光。当我说出能否拍张照片时,她的脸上泛起一丝羞涩,一闪即逝,摸摸头发说梳一下头,换件衣服。

她退后几步,折身进了屋子。

门窗紧闭的屋子,木板黑漆漆的,一扇窗户的玻璃被绿色的物件堵着,我不知道她会换怎样的衣服。

我等候时,另一位更老发丝皆白的阿婆,蹒跚着走来。凉拖,裤装,褪色的蓝色大襟罩衫,头顶也挽着个发髻,也是斜着的。她脸上的皱纹深得跟她的白发一样吗?

沧桑,衰老,让人一眼就心疼的感觉。素不相识,却有那样的感觉,该是她的苍老跟姥姥在世时的一样吧?那眼际的皱纹,那额角刀刻的岁月,蕴含了多少的喜怒哀乐呢?

我依旧一声阿婆,她点点头,笑笑。她怯怯的眼神告诉我,那个笑容有点小心翼翼,有点不知所措,不像去换衣服的阿婆。

在我不知该说什么时,阿婆换好衣服出来了,头发重新梳过了,苗服,浅蓝色的,一套,看去精神,与方才的判若两人,脸上放光。

于是,在她对白发阿婆叽里呱啦后,两人站在菜地前,合影,之后又各自拍了一张,而后邀请我去她家,一起吃午饭。我一口应承,跟着她们走进板房。

现在想想,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

进门,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阿婆拉亮灯后,微弱的灯光下,那个说要做饭的地方,杂乱不堪,冰箱、电磁炉,倒是各就各位,说明生活还算可以。只是一股腥味味道,令我窒息,四处找寻,不知是挂着的腊肉还是散在四处的鞋子,我竭力忍着,谢绝了与她们一起吃午饭的提议,匆匆几眼,立即逃离。

出门,深呼吸,那新鲜的空气,那澄澈的天空,那绿油油的田野,还有那板屋,居然与我所见的格格不入。我一再谢绝她们的热情,只是坐在檐下,听她们给我讲述她们。

从她们断断续续的普通话里,我一知半解地知道,她们俩是妯娌,俩人的老伴都不在了,日子过得平淡。年轻阿婆还好点,两个儿子在浙江打工,她由此也去过浙江,还在那里生活了两年,因为过不惯城市生活,带孙子回家了。

两位空巢老人,谈及儿子,脸上的表情有点无奈,片刻恢复,又给我讲述她们的日子。

我相信阿婆所言,因为她的举止言谈,表明她没有撒谎。在那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一坐就是两个小时。一个有儿依靠,一个无依无靠。她们的往事,她们的艰辛,她们享受低保和老年金过日子的无奈,以及她们说到老得动弹不了的担忧,我一声叹息,让她们俩同时抬眼看我。

我的一声叹息,囊括了许多。其实,相似的不仅是劳作的方式,还有更多,譬如年老,譬如空巢家庭的无奈,譬如老无所依的孤苦,还有更多!

我起身,与她们别离时,给了她们各自二十元,尽管连我自己都羞涩,可是那二十元,是我对她们的尊敬,对她们面对我的陌生给予的热情,尽管我拒绝了与她们一起吃饭,但是我打心底里有一份尊敬。她们年老的模样,与我姥姥的那般相似。

我对两位阿婆挥挥手,返回了,头也没回地原路返回……

 

作者简介:

李萍,女,1975年出生于甘肃积石山,笔名冷子、茉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临夏州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1996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发表各类散文、散文诗文学多篇(章)散文诗见《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出版作品集8部,散文诗作品十年来入选年度作品集,作品集与单篇作品曾获敦煌文艺奖省黄河文学奖、“东丽杯”全国孙犁散文奖首届全国大众散文奖夏州首届花儿文艺奖等。


  相关阅读:
0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频道阅读
暖心妈妈坚持手绘书信 “陪伴”求学的女儿
·贵州兴义第二批省级乡村名师工作室结业
·贵州兴义中小结学开展对帮扶暨教学研讨
·贵州省高考第一批本科录取结束 北大清华录
·让寒门学子入学无忧!2016高校学生资助政
·德江县2名教师在铜仁市初中数学优质课评选
·贵州省高考志愿今日补报信息 一本尚有238
·高校毕业生就业新趋势
 
传中石油管道资产将
威门药业举办新春年
杭州西湖黄金周游客
广汽丰田出方案补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闻排行
·美 墨 边 境 行 之 印 象 (中)
·北京朗诵艺术团女诗人朗诵团走进北
·美 墨 边 境 行 之 印 象(上)
·贵州省兴义市人民法院 悬赏公告
·兴义市乌沙镇召开2019年中小学课题
· 贵州省兴义市人民法院 公 告 (
·流云逸彩----四川著名画家杨成伟作
· 贵州兴义市法院人均结案居全省第一
·铜仁市碧江区法院到兴义市法院考察
·踏平坎坷成大道
·中国金州:小学党支部书记述职,提
老人脑部受伤 经抢救已脱险
店福利院领导赶到区 交纳了医药费
   八卦资讯
江苏无证女司机加油
活着:守护三沙那片
北京通州妇幼医院规
福建一女子遭多次拐
韩国新华报社社长曹
从江县谷坪乡百姓舞
版权声明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方式
版权所有:世界华人华侨精英联合会 广告总代理:贵州元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兴义市龙腾文化事务所
报社地址:贵阳市中华北路众厦大楼八楼 热线电话:0851-86838086 0851-86871808 投稿邮箱:3237866@163.com网站备案:黔ICP备10200785号
新闻广告热线:15285451888 工作QQ:624554591(龙歌百越)
常年法律顾问 贵州博文律师事务所 李兴武 律师 手机:13885026100,工作QQ:138026100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网站地图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官方 太阳城亚洲官方网 菲律宾太阳城138 太阳城菲律宾
英皇娱乐网 申博太阳 bet365正网开户 59电玩官网登入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 太阳城集团线上娱乐